chinese

logo

  • 2312
  • 2
>
>
中美贸易冲突对我国沿海港口影响几何?

All rights reserved : TianJin Maestro International Forwarding Co.,Ltd.

Tel:0086-22-58627870 
Fax:0086-22-58627871
E-mail:
tianjin@tjmaestro.com
Address:1607, Zhongyi International Plaza, Weijin Road, Nankai District, Tianjin

Contact Us

中美贸易冲突对我国沿海港口影响几何?

 
   中美贸易的集装箱生成量高度集聚在沿海地区,由于各区域产业结构差异,中美贸易冲突对各区域影响幅度不同,其中,长三角、珠三角区域受冲击幅度最大
 
 
  3月份以来,美国对我国发起贸易战,经多轮反复,中美贸易战不断升温和转折,引发各界强烈关注。本文由中美贸易的商品结构分析入手,由涉及征税的商品品类,基于集装箱生成机制,推演及预判我国沿海港口特别是集装箱运输可能遭受的冲击和影响。以期未雨绸缪,为主管部门与行业提供参考。
 
 
   一、中美贸易及海运现状分析
 
 
  1.中美贸易及商品结构现状特征
 
 
  中美贸易深度融合,互为彼此最大的商品贸易伙伴。2017年,中美贸易额达5 767亿美元,占我国对外贸易额的14.3%,占美国外贸额的14.6%。目前,美国已成为我国最大的出口国和第四大进口国,中国对美出口货物达到4 283亿美元,占我国出口额的19.0% ;自美国进口货物达到1 484亿美元,占我国进口额的8.4%。从美国视角,中国是美国最大的进口国(占美国进口总额的21.6%)和第三大出口国(占美国出口总额的8.4%)。
 
 
  从商品品类看,我国对美出口商品主要是电子产品、机械设备、服装玩具等,我国自美进口的商品包括电机设备、石油及化工品、运输设备、大豆及其他动植物等。进、出口重点商品名称及占比参见图1、图2。
 
 
  从运输方式看,我国对美出口金额的73%为海运,其中88%为适箱货;自美进口金额的56%为海运,其中78%为适箱货。
  
图1 我国对美出口TOP10商品
图2 我国自美进口TOP10商品
 
 
  2. 中美贸易集装箱生成量现状特征
 
 
  中美贸易的蓬勃发展带动了中美航线上海运集装箱运输需求的快速增长。2017年,中美贸易集装箱生成量约2 500万TEU,占全国外贸集装箱生成量约22%。其中,中国出口美国重箱1 340万TEU,中国自美进口重箱240万TEU。进出口不平衡性较大,出口、进口航线的重箱率分别为90% 和30%。
 
 
  从箱内货物看,中美贸易产品中低附加值的服装、玩具等轻泡货物比例较高,导致中美航线上单箱货值整体偏低。目前,中美间1 万美元的贸易额约生成0.43TEU,大大超过0.28TEU 的全国平均水平。
 
 
  从我国的区域分布看,中美贸易集装箱生成量主要集中在长三角、珠三角地区,占全国比重分别为43% 和28%。与各区域的贸易规模、贸易商品结构和特征完全吻合。
 
 
  从美国的区域分布看,70%的生成量集中在美西,以加利福尼亚州、阿拉斯加州、华盛顿州等为主;30% 分布在美东,以新泽西州、宾夕法尼亚州、佛罗里达州等为主。
 
 
  3.中美航线集装箱运输现状
 
 
  本文综合比对海关关区统计的重箱流向和沿海主要港口统计的重箱流向,结合境外港口调研,分析认为,中美集装箱生成量的2 500万TEU 中,85% 以上经由我国港口直达运往美国港口,超过300万TEU 经釜山港中转至美国港口(多为集装箱班轮公司的技术型中转,另有约100万TEU 为北方中小港口喂给釜山港),此外还有少量经新加坡港中转。
 
 
  2017 年,我国沿海港口完成美国航线吞吐量2 161万TEU,占沿海港口国际航线吞吐量的18.6%。截至目前共有10个港口开辟了美国班轮航线。见图3。
 
 
  4.中美航线上的主要集装箱港口
 
 
  中美航线上集装箱吞吐量超百万TEU的港口共有10个。
  
图3 2017年我国沿海港口美国航线集装箱吞吐量现状  数据来源:交通运输部港口统计
 
 
  中国有5个港口完成了全国90%的美国航线集装箱吞吐量。其中,深圳、上海港的美线集装箱分别为565万TEU 和532万TEU,与新加坡港、釜山港的美线航班密度处于同一层级;宁波舟山港、青岛港、厦门港美线吞吐量均已超过200万TEU,具备较强竞争力。
 
 
  美国有5个港口完成了全国84%的中国航线集装箱吞吐量。其中,美西以洛杉矶港、长滩港和奥克兰港为主,三港中国航线吞吐量占美西比重约87% ;美东则以纽约港、萨凡纳港为主,两港占美东的75%。
 
 
  目前,中美航线在美国港口所占份额远高于我国港口。其中,美西三大港口集装箱运输的“中国”份额均超过60%,美东两港也分别达到51%、35%。从我国港口看,五大港口中“美国”份额多在10%~20%。见图4。
  
图4 中美航线在两国主要集装箱港口中占比情况  数据来源:交通运输部港口统计;美国港务管理局统计
 
 
   二、对中美贸易集装箱生成量的影响分析 
 
 
  综合多方智库观点,中美贸易战的范围不会像美方宣示的那么大。6月19日特朗普宣称的拟征税总额(500+2000+2000)已超出中国对美出口贸易额,是一种极限施压策略。另外,中美贸易长期以来深度融合,互为彼此最大的商品贸易伙伴。双方都难以承受长期、全面贸易战的后果。中美贸易冲突具有长期性和复杂性,但美方6月15日公布500亿美元征税商品清单,重点打击我国对美出口首位的机电产品。美国遏制我先进制造业的思路是明确的、长期的。未来机电产品制裁清单可能进一步扩大。
 
 
  本次公布的500亿清单,以及4 月份提出考虑在301条款下追加1 000亿美元征税商品清单中,约90% 是机电产品。基于以上判断,本文重点分析以上1 500亿美元拟征税商品对海运集装箱的定量影响。
 
 
  1. 贸易冲突涉及商品品类分析
 
 
  为便于分析,按重量及体积特征,本文将适箱货的产品类别进一步划分为:机电产品(较轻)、机电产品(较重)、轻工产品(较轻)、轻工产品(较重)、农林牧渔和其他产品。美方现已正式公布的500亿美元征税商品清单,涵盖了1 102个税号的产品,此外,在4月份提出考虑在301条款下追加1 000亿美元征税商品,将涉及更大范围的产品。我国出口美国第一位的机电产品(轻、重)将受到重大冲击。其中,机电较轻类涉及贸易金额970亿美元,机电较重类涉及370亿美元,占征税商品1 500亿美元的89% ;占2017年我国对美出口机电产品(轻、重)的69%。
 
 
  另一方面,在中方征税清单中,农产品是反制的重点领域。目前我国进口大豆占从美进口农产品总额的60% 左右。未来我国可能扩大其他大豆生产国进口规模(目前巴西占我国大豆进口量的1/2以上,大于美国1/3的占比),预计对沿海港口吞吐量的影响不大。
 
 
  2.贸易冲突涉及商品的运输方式分析
 
 
  从各类商品的运输方式来看,以上1 500亿拟征税商品空运比例高于中美贸易平均水平。据海关统计,从我国出口美国货物中,空运占比23%,大部分为机电较轻产品,属于此次征税范围。据测算,目前1 500亿拟征税商品中约35% 通过空运完成。
 
 
  3.约300万TEU 的中美海运集装箱量将直接受到影响
 
 
  1500亿征税商品以机电产品为主,单箱货值高于轻工产品。初步估算,服装鞋帽等轻工商品单箱货值约1万~2万美元/TEU,半导体等机电产品单箱货值平均约6万~8万美元/TEU。
 
 
  考虑不同货物类别的重箱平均生成系数,再结合中美航线目前进出口、空重箱比例,综合推算,征税货物直接影响的中美贸易集装箱生成量规模约300万TEU(其中重箱150万~160万TEU)。占2017 年中美贸易集装箱生成总量的12%。
 
 
  3.长三角、珠三角两大区域受冲击最大
 
 
  中美贸易的集装箱生成量高度集聚在沿海地区,由于各区域产业结构差异,中美贸易冲突对各区域影响幅度不同。
 
 
  环渤海区域:出口美国以轻工和农林牧渔产品为主,机电产品比重较低。总体来看该区域受冲击相对较小,预计影响集装箱规模为40万TEU。
 
 
  长三角区域:以出口轻工产品为主,我国对美42%的轻工较轻产品、38%的轻工较重产品由长三角出口,机电产品占比约33%。预计长三角地区受影响集装箱生成量约120万TEU。
 
 
  珠三角区域:以出口机电产品为主,我国对美49%的机电较重、42%的机电较轻产品由珠三角出口,也是涉税商品占比最高的区域。预计珠三角受影响箱源约100万TEU。
 
 
  其他区域:主要包括福建沿海、长江中上游等地区,预计影响中美集装箱生成量30万TEU。
 
 
  三大区域出口美国的适箱货货类结构对比情况见图5。
  
图5 沿海主要区域的中美贸易适箱货结构对比图
 
 
   三、贸易冲突对主要集装箱港口影响分析 
 
 
  基于以上分析,受到影响的箱源规模可能达到300万TEU,初步判断,占2017年我国沿海港口美国航线吞吐量比重约13%,占国际航线吞吐总量的3%。但考虑到中方的反制手段,以及贸易冲突加剧的可能性,影响还有可能继续扩大。
 
 
  从具体港口情况看,美国航线主要集中在深圳、上海、宁波舟山、青岛、厦门等五港。结合各港目前航线结构,初步评估各港可能的受冲击程度。
 
 
  深圳港:初步测算,深圳港口约17%的美国航线箱量将受到影响。目前深圳港国际航线吞吐量中美国航线占比较高(27%),据此推算其国际航线受影响程度达到4.5%。
 
 
  上海港:初步测算,上海港约13.5% 的美国航线箱量将受到影响。上海港国际航线吞吐量中美国航线占比较深圳港低近10个百分点,其国际航线受影响程度也较深圳港为小,约2.5%。
 
 
  宁波舟山港:初步测算,宁波舟山港约13%的美国航线箱量将受到影响。宁波舟山港集装箱吞吐量中美国航线占比为17%,国际航线受影响程度约2.2%。
 
 
  青岛港:初步测算,青岛港约8.3%的美国航线箱量将受到影响。青岛港集装箱吞吐量中美国航线占比为21%,国际航线受影响程度约1.8%。
 
 
  厦门港:初步测算,厦门港约12.9%的美国航线箱量将受到影响。由于美国航线在厦门港国际航线中占比最高(32.7%),预计国际航线受影响程度约4.2%,仅次于深圳。
 
 
  大连港、天津港:目前美国航线规模较小,初步测算,吞吐量直接受冲击的程度低于其他干线港。但由于近年来两港美线发展缓慢的原因,除腹地经济结构和产品结构影响外,更是受到釜山港美国航线的强力压制。随着美国航线运量受冲击,釜山港对环渤海等港口的竞争压力有可能进一步加剧。
 
 
  广州港:广州港远洋干线刚刚起步,目前以非洲等新兴航线为主要增长点。美国航线目前仅30万TEU的规模,受冲击幅度相对较小。见图6。
  
图6 我国主要集装箱港口的美国航线和国际航线吞吐量受冲击程度对比
 
 
   四、结论与建议 
 
 
  第一,本轮中美贸易冲突对中国对美的制造业出口有重大影响,但对我国沿海港口的集装箱吞吐量规模的直接影响总体可控(即使征税后相关进出口商品大幅度减少,对主要集装箱港口的国际航线直接影响度仍低于5%)。考虑到中美贸易冲突具有长期性、反复性,建议建立常态化跟踪研究机制,聚焦重点领域。建议密切关注中美贸易摩擦升级对我国沿海港口的影响,尤其是长、珠三角地区美国航线变化情况,及时应对。
 
 
  第二,考虑到制造业的全球生产链条分布,制裁我国对美出口产品有可能影响到我国从其他国家进口的原材料、零部件,进而波及影响到其他航线的集装箱运量。建议密切关注中美贸易摩擦升级对制造业产业链条的传导影响,提前做好准备。
 
 
  第三、深入研究我国部分美线箱在韩国釜山港中转的真实成因,采取有效措施,吸引在外中转的美线箱回流我国港口。如依托在现有自由贸易试验区港口开展的沿海捎带业务,优化捎带业务监管模式,提高捎带业务通关效率等。
 
 
  第四、鼓励和引导船公司积极应对变化,结合自身运营优势和航线布局,积极开辟东南亚、非洲、澳新等“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定期航线。鼓励港口企业积极配合船公司安排航班计划,提升对班轮公司的服务水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