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logo

  • 2312
  • 2
>
>
重磅!美国拟出台“国货国运”

All rights reserved : TianJin Maestro International Forwarding Co.,Ltd.

Tel:0086-22-58627870 
Fax:0086-22-58627871
E-mail:
tianjin@tjmaestro.com
Address:1607, Zhongyi International Plaza, Weijin Road, Nankai District, Tianjin

Contact Us

重磅!美国拟出台“国货国运”

重振造船业!美国将造50艘以上LNG船和油轮
 
 
自2017年1月20日唐纳德·特朗普就任美国第45任总统以来,其施政风格已逐步为世人所领略,总体上与其在竞选时的口号是一致的,即“美国优先”(America First)。从实际效果来看,特朗普的政策常常引起多方面的质疑和批评。近期,“美国优先”的政策开始涉及航运业。
 
 
美国参议员Roger Wicker 和众议员 John Garamendi已经联合向国会提交了一份名为《促进美国造船业法案》的文件。
 
 
如果该法案在国会得以通过,今后美国出口液化天然气和原油将优先或部分使用美国制造的船只并配备美国国籍的船员。
 
 
根据该法案,到2040年,美国将制造超过50艘的船舶来振兴美国造船业,这将在海事和海运方面创造数以千计的就业机会。
 
 
 
参议员Roger Wicker表示,该法案将促进美国造船业的发展,希望看到更多运输出口石油和天然气的船只飘扬美国国旗。
 
 
众议员Garamendi批评美国国会在过去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忽视造船业的发展,造成了目前美国1800名船员的人力资源缺口。美国应该以原油及天然气出口为契机,填补造船业、港口业和船员这些工作岗位的人力资源缺口。
 
 
美国造船业协会和美国海事办公室也发声力挺该法案,认为此举将有效促进美国的造船业发展和拉动美国消费,并改善基础设施。美国钢铁业的代表和劳工领导人也表示了对此举的大力支持,认为客观上将提升美国钢铁业的国际竞争力。
 
 
 
其实早在一年前,众议员Garamendi就已经向美国国会提交了一份名为《美国海事振兴法》的提案,并获得国会两院的共同批准。这份法案明确提出,将使飘着美国国旗的LNG船数量在承运美国LNG出口的船只中占比升至30%。
 
 
美国的目标是:到2020年,美国将超过马来西亚成为仅次于澳大利亚和卡塔尔的第三大液化天然气出口国。根据BIMCO的统计,2017年美国通过海运出口的石油类产品运量创出新高。
 
 
我们知道,这并不是第一个想通过政策干预航运市场的国家。
 
 
印尼也曾出台类似的政策,但最后确成了“朝令夕改”的笑话。
 
 
2017年10月31日,为了促进本国航运业发展,增强本国航运业在自身外贸出口市场的影响力,印度尼西亚贸易部发布最新法规,要求印尼煤炭及棕榈油出口商在出口货物时必须使用印尼船旗的船舶并投保印尼本国保险公司。
 
 
 
新的法规在发布后6个月后生效。新法规的发布在印尼国内外贸易商,以及航运业内引起了一场小小的“恐慌”。
 
 
然而事实是残酷的,目前印尼船旗的5万吨左右的干散货船舶用几只手都能数过来,并不能保证煤炭的出口运输需求。果然没多久,印尼政府就开始打“补丁”了。
 
 
如果印尼籍船舶运力出现不足的情况,那么外籍船舶仍然可以参与运输,但是需要经过特定的申请步骤。
 
 
4月初,印尼工业部长(Industry Minister )Airlangga Hartarto又突然表示,为了增加出口,进而增长外汇储备,印尼将推迟该法规的执行日期至2020年。
 
 
Airlangga告诉记者,“该法规的执行时间点将被调整,我们将给航运业2年的特殊过渡期。”
 
 
历史经验告诉我们:国货国运不是救命稻草
 
 
1995年中国公开承诺放弃外贸海上运输国货国运政策,自1996年起在新签双边海运协定中,不再有货载保留的内容,这也是加入WTO的要求。然而直到今天中资航运企业仍然难以主导我国的对外贸易运输。
 
 
前些年,在长周期下降通道中屡屡遭挫的航运国企,曾经把“国货国运”当成了一根救命稻草,不断向上级反应,希望得到有关部门的政策倾斜。但中国并未屈服于压力,仍然希望通过市场竞争来引导航运市场。
 
 
我们知道,“国货”如果未定下按什么价格“国运”的话,仍然救不了航运国企的命。本是同根生的货主国企如果按照市场经济的法则,要求按市场价格执行国货国运,结局则很可能是航运国企越运越亏。而如果让航运国企按照“成本+利润”的计划经济模式定价,那么它们的成本如果明显高过市场水平,航运国企就可以名正言顺地转嫁其可能因投资失误、经营不善、管理不当等原因造成的损失。
 
 
在航运市场,中国政府的管控范围是中国沿海的不到两万公里的疆域,但对更大范围服务于国际海上贸易的国际航运,则无能为力。这也就意味着,凡是参与国际航运市场的中国企业都必须和世界航运列强过招,适者生存是唯一的准则。